“基因魔剪”专利之战上演续集
时间:2017-12-07

  “基因魔力切”专利战续集 - 新闻 - 科学网

  基因怪物削减CRISPR-Cas9(以下简称CRISPR)专利战真是一波三折,是近年来非生物医学非热点话题。美国有关该专利归属的传言尚未结束,欧洲专利局(EPO)最近再次裁定了欧盟的立场。

  据“科学”杂志27日的官方网站报道,欧洲专利局宣布,它打算在欧洲授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维也纳大学和赫尔姆霍茨传染病中心的CRISPR专利,的原子和真核生物所有细胞和生物体的技术专利,这完全违反了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于2月中旬在哈佛马萨诸塞州波德研究所(Bode Institute of Massachusetts)的物理学家,他完全拥有CRISPR编辑真核生物基因组,双方连续两次赢得对方。

  同样的专利两项结果

  2012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Jennifer Dudna和法国微生物学家Emmanuel Cappende在“科学”杂志上首次报道CRISPR可以精确地在试管中切割DNA。然而,博德研究所在人类细胞编辑技术的研究方面领先一步。尽管两家机构在同一年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专利申请,但由于快速申请,博德研究所首先授予CRISPR编辑真核细胞专利的专利。加利福尼亚大学关于CRISPR用于编辑诸如细菌,植物,动物和人类等所有类型的细胞的专利申请尚未获得批准,甚至会受到退回的后果。

  加州大学并没有放弃,他们准备寻求法律解决方案,USPTO的判决,现在EPO也已经抵达加利福尼亚大学,国际团队将在决赛后正式申请EPO的专利最终的专利文本和专利费用等细节已经完成。

  经济效益的背后

  科技日报记者就EPO公布的最新CRISPR专利专访采访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的张燕博士,他告诉记者,从技术上说,这个工具目前用于敲除高效率的特定DNA片段,但敲除特定DNA的效率不高;虽然都称这项技术一旦转化为产品,将会产生数十亿美元的市值,但要花上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发展起来。

  张燕博士说,目前所有使用该工具的科学研究都不需要专利授权。只有当研发产品盈利时,专利所有者才能分享利润。不过,这两个机构都热衷于炒作。站在幕后的科学家和研究团队,首席大使或风险投资公司与公司的股价息息相关,投机性好,股价上涨。

  至于为什么欧洲选择加州大学及其合作团队,张燕博士也考虑了政治因素。该小组的一些科学家来自欧洲的研究机构。欧洲在全球医药市场上甚至超过了美国,而且肯定无法投降。

  双方可以达成和解并分享专利

  张燕博士预计,最终的结果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双方的和解,这与亚利桑那大学专利专家罗伯特·库克·迪金(Robert Cook Dickin)的观点是一致的。库克 - 迪肯一直主张通过交叉授权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博德学院之间进行专利共享,从而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CRISPR或药物创造提供最佳的开发环境。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姚克峰告诉记者,许多大型电子产品公司将通过签署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来解决纠纷,谋求共同发展。签署此协议可以解除互斥,避免昂贵的侵权诉讼,有助于加强技术合作,降低交易成本。

  许多公司已经开始为CRISPR支付版税,有些公司甚至开始开发CRISPR相关产品。如果加州大学在欧洲申请专利,与Bode Institute签署许可协议的公司将陷入困境。库克 - 德根表示,欧洲的判决再次证明,CRISPR专利纠纷将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科技日报北京3月28日电)

  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的“来源”保留在本网站上,并有自己的法律责任如着作权;如果作者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