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高级哺乳动物圈养问题引学界争论—资讯—
时间:2017-12-07

  海洋哺乳动物俘虏问题引在外地辩论 - 新闻 - 科学网

  约翰·拉卡内利盯着他的八只宽吻海豚,好像看到了最后一只。国家水族馆的首席执行官坐在一个露天剧场的看台上,观看海豚在一个巨大的混凝土坦克周围滑翔,嘴里闪着微小的橙色篮球,空气中冒出气泡。其中一只海豚出发回头看看CEO。它正在监视我们。拉卡内利笑着说。

  5月份,水族馆宣布考虑将这些动物迁移到海洋保护区,理由是担心被圈养的高认知动物是残酷的。此举扩大了在海豚和鲸鱼研究中的分歧。来自科学家的动物倡导者洛里·马里诺(Lori Marino)表示,这个水族馆的决定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并预测国家水族馆的声誉会给其他水族馆带来压力,并重新考虑他们的俘虏措施,但是最近佛罗里达海豚研究中心DRC)致函国家水族馆,谴责其计划对科学和公众参与有害,许多方面被误导。

  鲸豚研究人员多年来一直争论鲸鱼和海豚的伦理问题,目前在北美34个机构中有大约600头鲸目动物。 2010年,埃默里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家马里诺帮助起草了一项权利声明:鲸鱼和海豚,这些聪明动物的俘虏是残酷的,因为没有复制认知和社会环境的设施。她希望对海豚认知的研究可以让她的同行们相信,鲸类动物的研究只应该在野外进行。然而,很多人发表了一系列的论文,表明对圈养鲸类动物的研究仍然是至关重要的。

  然后是“黑鲸”。马里诺出现在这部2013年的热门纪录片中,重点介绍了来自海底世界的一头虎鲸Tilikum的痛苦以及另外三人的死亡。拉卡内利说,国家水族馆的决定采纳了公众的建议,虽然他还有个人的理由,40年前他在海洋世界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成为海洋世界的清洁工,开始与海豚接触,圈养的海豚导致海豚过早死亡。他在2011年与国家水族馆合作后不久,就停止了水族馆海豚表演,现在游客可以看到海豚,但是他们不会看到他们,没有音乐,没有监视器,拉卡内利说他们只是悠闲地游泳,但是他是仍然不满足于目前的情况,海豚池很小,化学处理,没有其他的海洋生物,这仍然是一个体育场,他看了看圆形剧场,说它不像海豚的栖息地。

  去年秋天,拉卡内利召集一批海洋生物学家,兽医和结构工程师为国家水族馆计划一个新项目,其中包括决定八只海豚的命运。如果你想把这些动物除掉,就不会去开海,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没有在这个环境下生活过。该小组正在考虑海豚避难所的可行性。海豚继续得到定期的医疗照顾,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很少。今天没有这样的储备,所以球队将从头开始。拉卡内利说,该组织被称为BLUEprint,并希望在明年四月份之前对海豚进行初步决定。保护区还需要三年到十年的时间才能成为现实,没有成本的估算。

  此类计划将面临其他鲸类动物机构(如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强烈反对,刚果民主共和国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通过招募和公开捐赠海豚并对其进行行为和认知研究。刚果在刚刚写给国家水族馆的一封信中说,刚果民主共和国与其他机构保持着非常高水平的动物护理和培训标准,而拉卡内利倡导的观点其实是不准确的,对动物本身也有很大的伤害。

  贾科科拉担心,如果海豚离开公众的视线,他们将被遗忘,失去保护。水族馆建立之前,人们不知道或不关心这些动物。她说现在人们都在关心海豚,因为人们可以接触到海豚并与海豚互动。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的生理学家肖恩·诺伦(Shawn Noren)近两十年来一直在研究鲸鱼和海豚,他在四月份反对加利福尼亚州的一项法律,禁止虎鲸和俘虏。她对自然水体中生长的海豚进行心率监测,以确定为什么他们在被海军声纳吓倒时容易患上减压病。该研究由海军研究办公室资助,该办公室尚未在鲸类动物问题上表明立场。这些研究不能在野外进行。她说。诺兰说,保护区是不可行的,因为海豚大部分或全部生活在无菌条件下,进入保护区后面临污染和疾病。她还说,这些动物已经习惯了与人类的刺激和互动,进入保护区之后,他们正在疯狂。贾科科拉补充说,比赛保留区不一定是迪斯尼乐园。

  在国家水族馆,一个小女孩在看到海豚后,摇摇晃晃地进入水族馆,张开嘴巴。拉卡内利看着她,我担心失去这一幕,但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些海豚是否是我们改变人类观察和保护海洋的真正使命的一部分(张冬)

  中国科学通报(2014-07-08第3版国际)

  阅读更多信息

  科学报告(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