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敞开高校之门 弥合教育鸿沟
时间:2017-12-07

  哈佛大学校长:打开高校之门弥合教育差距 - 新闻 - 科技网

  哈佛公报最近报道说,哈佛校友会在美国国家非裔美国人历史和文化博物馆(NMAAHC)举行盛大的会议,纪念美国高等法院决定禁止在巴士上实行种族隔离政策51周年。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还实行了种族隔离制度。特别是黑人和白人在公共场所严重分离。例如,在一辆公共汽车上,一名黑人坐在一辆汽车的后面,与一名白人坐在一辆车厢里,没有穿越。如果白车的位置不够,那么黑色区域就必须赋予白色的位置,1955年12月1日,42岁的黑衣女子帕克斯拒绝在巴士白色座位上被捕,她的拒绝成为当代美国维权运动的象征1956年11月13日,美国高等法院裁定种族隔离政策违宪,反过来又导致了大规模的公民权利在美国运动,将种族隔离制度划分为历史。

  此次活动为哈佛大学主题教育公平。大会由美国着名专栏作家亨特主持。会上,美国国会议员,着名民权领袖约翰·路易丝(John Louise)应邀作为演讲嘉宾,哈佛大学教授进行了一次谈话,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教授在仪式上发表了讲话。

  NMAAHC成立于2003年12月,当前地址于2006年选定,于2016年12月24日对外开放。当时奥巴马总统亲自主持仪式。这个博物馆约有37000个历史藏品,包括艺术,宗教,奴隶制和种族隔离等历史珍宝。自成立以来,博物馆已经迅速成为华盛顿特区的一大景观,有数不清的游客,并提前几个月预订。它已成为人们了解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和现状的活教材。

  青少年渴望学习

  路易斯在讲话中回顾了他在四十年代童年时期渴望学习和学习的方式。他想起躲在家里的门厅里,希望校车的到来让自己上学。那个时候,他渴望受教育。他的老师鼓励他努力学习,但他家里没有书要读,所以他就等着爷爷读报纸再读一遍。从那时起,他从这样的日常生活中获得了灵感,后来成为美国民权运动的领袖和美国有影响力的众议员。

  路易斯告诉600名在场的听众,他年轻的时候总是听到他的父母和祖父在耳边耳语,谈论他们的孩子。不要麻烦自己;不要阻挡别人的方式。然而,公园,马丁·路德·金和他的老师们却鼓励他阻止他阻碍他,问他有什么麻烦。但是这样的麻烦,他今天又称好事的麻烦。为此,我要感谢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各位领导和他人的道路,为改变社会而苦恼。路易斯说。

  打开大学门

  哈佛校长福斯特称路易是他自己的英雄。福斯特在讲话中呼应路易斯的故事,强调自由与学习之间的关系,谈论她对哈佛未来的展望,以及她对哈佛全球影响力的看法。

  她首先提到,博物馆中的一些藏品记录了历史,反映了现状。其中许多收藏品是1964年免费夏季的传单,这是路易斯当时帮助的事件,录制了来自美国1500所大学和学院的志愿者,在密西西比州注册了数以万计的选民,从那时起,第一次投票。不仅如此,路易斯还帮助建立了40所免费学校。

  话虽如此,福斯特说,我们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由于地理原因,美国仍然存在教育问题和差距。她问夏天的免费志愿者是否能够想到,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们仍然在博物馆里讨论教育不平等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福斯特说,即使身体受到压制,教育也能解放思想。教育给我们提供的视角就像一个通行证,它使我们能够及时穿梭,在空间中漫游,在各种概念中翱翔。这也使我们能够加深对自己的理解和认识,重新想象我们的生活。由此我们可以从根本上改变。

  福斯特说,吸引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帮助弥合这一教育鸿沟是哈佛的职责,在这方面,哈佛大学取得了显着的成绩,包括助学金,外出务工,鼓吹第一代大学生,吸引低收入家庭大学生,接收非法无证移民学生,但前进的道路还很漫长,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福斯特说,追求真理,追求教育是哈佛大学的目标,虽然这个目标是渐进的,有时甚至停滞不前,已经不可逆转地推动了教育的普及化和多元化,打开了各种各样的门户知识。

  在讲话结束时,福斯特呼吁哈佛未来采取更多的行动。她认为,教育和自由是相互交织的。哈佛应该继续推进教育的愿望和现实。哈佛必须坚持不懈地告诉人们事实和知识的重要性。哈佛还必须回应时代的呼唤,继续哈佛的职业生涯:打开高等教育的大门,弥合教育的差距。

  如何弥合教育的差距

  哈佛大学教授们在会上就教育公平进行了热烈的对话。我们讨论了由地理环境差异造成的教育机会不平等和教育不公平现象。我们也反映了教育的巨大影响力,如何为人们提供向上流动,财富增长和教育平等的机会。

  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法学院法律与历史联合主任布朗•纳金(Brown Nagin)谈到自从学校的种族隔离政策废除以来,非洲裔美国人带来的巨大变化,她在南方长大七十年代在内地是第一代大学生,她指出,大部分在学校废除种族隔离的学生都是精通职业,愿意在世界上更好的地方生活,说明了教育对每个人的重要性。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Howe谈到了如何提高学校质量和学生成绩。他认为,内陆贫困家庭贫困儿童比其他富裕家庭的孩子需要更多的资源。所以放缓社会流动是因为孩子没有机会。如何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这是教育者需要做的。

  如何消除教育差距,是解​​决学校的问题,还是学生的身体问题,是会议讨论的另一个焦点。

  弗莱尔认为,学生应该学习最好的姿势,这需要完全不同的模式。学校可以成为学生学习知识的催化剂,学生无论教什么都能学好。他还认为,家长应该有更多的选择。要减少居住地与教育质量不平衡所引起的冲击。

  哈佛教育学院院长还提到如何为家庭提供更好的选择学区的机会,以及如何参与地方教育改革等问题。他说,我们应该打破郊区和城市学校之间的障碍。家长和学生选择不同的学校制度,很多都只是几步之遥,不应该有一个巨大的差距。

  教育有多重要

  总之,教育公平意味着所有的青少年都应该受到良好的教育。如果你相信每个人都有潜力有所作为,那么我们的大学必须打开大门,确保每个年轻人都能接受培训,帮助他们实现梦想。

  教育公平因此受到美国等教育强国的重视。它也成为世界顶尖大学哈佛大学的热门话题。因为这不是精英和优秀学生的问题。它关系到人人的权益和社会的全面发展是密切相关的。

  美国教育家杜威说,最好,最聪明的父母应该对孩子有最大的期望,应该是全社会所有孩子的期望。因此,让每个人都接受青春期最好的教育,应该是全部高校的既定目标,也应该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2017年11月28日第七期透视)